首页 >> 禅意分享 >> 禅路三年
2017年05月23日
禅路三年
发表时间: 2015-2-3    信息来源:广雯

    

     今年10月22日,南岳广济禅寺每年一次从长沙走回南岳的禅路活动,是我第三次参加。首先我们按照师父的规定,整整齐齐排好队伍,跟在师父的后面,用一颗静默的心,开始行走。一改往年我们如放飞的一群快乐小鸟,叽叽喳喳雀跃的飞舞,于是我便想到一般小鸟只要感觉“翅膀硬了”就很想跃跃欲试的情景,还有记起小时候长辈们常教导我们的一句话“路还没学会走,就想跑”,以前不明白,立马会叛逆抵制,现在不禁开心一笑,就如《开经偈》:“无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万劫难遭遇,我今见闻得受持,愿解如来真实义。”过了一年,我又成长了一年,虽然有修学的决心,践行中一些自以为是的成绩都还仍然在原地把“我执”变成“法执”,贪求外求的一种傲慢自满中,继续“我执”难破,终于懂得需要的是放过自己,谦和一点却是那么简单却如此不容易!古人说“大道至简”,道理都明白,却又做不到,把简单搞复杂太强项,把复杂化简单变容易才好,也许是心态平稳些了吧,少想过去两年走过的经历,以免犯死套经验,阻碍应变不同情况。修行中很多考验,大善人王凤仪就说过“不经魔考,如何见道”,越是精进,越有业障现前,甚至变本加厉的障碍,虽然心里或多或少因为修持还不够,越会痛苦和烦恼、折磨……想来等到以后在累计中发觉,总比发现为时已晚增加难度,还是早解决的好,所以每次硬着头皮坚持下来,每当退缩下去一放逸就散乱,就有“无法修,修不下……”的消极情绪袭来,就一次次转念头,用火烧邱少云、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等英雄先烈超越生命,为后辈子孙能有和平的生活,自觉生起极大的榜样力量和感恩心情,来转化对身体感受与欲望、妄念的操纵,直到云开雾散时的清明松快,从不能自主到渐渐自在的过程,每次咬牙选择是坚信“信能入”,相信正法。一次次认识到:是自己愚钝的根机,没有树立很好的正知正见,在混杂的俗世中容易蒙蔽迷惑、盲然,用自己的习气质疑和不接受纠缠于理由当中。“心外无法”、“解铃还需系铃人”,自己的事情,他人无法代替,外在一切都只是助缘,就看自己是否在尽可能的条件和机缘中把握,如同我出发前,孩子支持我说“走路是你自己的脚走,谁都不能帮你走,跟谁都没有关系”。最简单的真相其实就是这么真实,小孩子们用最纯净的心学会的东西,反而纯粹的多,再次理解广济家风“净心第一”,有多殊胜把握的方便。
   这次我比哪一次都起的早,天还透黑微蓝,月芽如新,照着我的身影,点亮我前行的道路,第一天还是有越来越热烈的阳光,如同我们的步伐在追求的激昂中越来越矫健,广静师兄由当年的”后勤部队’,加入到“行军部队”,与一起都是“娭毑”级别的、患着有腿病症的广强师兄,雄赳赳,豪迈地走得如同“青春美少女”一般;再次与姚玲,罗蒙老师,龚老师同肩并战,酷呆了,一个小小加上官官,瑜伽老师沐沐,真是“卡哇伊”!“止语”都那么“范”,剩下的我,肯定不用说,只有惯例的“自恋”在那作怪了,换句倒装句来说“人有时候的确是很可爱的”,聪明过头就是真傻的,但是傻要用正道上了,倒是容易完成的,就怕走斜了,越走越歪,掰不过来就麻烦大了,广峰和卫平等同修是护持义工主力,每次不敢看他们的眼神和脸部表情,是因为一看到义工同修们心疼我们的样子,我们也就跟着心疼,就想脚千万不要再起泡,再受伤,哪怕不吃饭就更好,可每次到点就饿,无助无奈,“可怜巴巴”的过着饭只要伸手就到,水只要指嘴就送的,心想自己何德何能受此恩泽,却“为成道业,应受此食”这惭愧而又无比感恩他们的财、法、无畏“布施”,能更好地勇猛“精进”的上路,当面临着路走不好,腿不好使唤,动作不可能均匀,睡魔等不良侵袭的情况,在互相“嘲笑打击”的“忍辱”中清醒,不断纠正、提示,保持“禅定”调息的不动心境,严格遵守规矩“持戒”,保护整体形象利益,准备充分、灵活“智慧”处理疑难杂症,带好隔潮垫子,以便下雨休息湿地使用,预防受寒,脚垫尽可能平整,以防崴脚……在不断的行走、休整中尽情的体验着佛法六度的实修,豁然一切都是生活,点点滴滴的日常,收拾整理有序,和睦而安然。
   第二天终于在不盼望的心情中迎来了下雨的事实,接纳法雨甘露的洗礼,并验证着自己能在风雨中屹立不倒,大步流星,哪怕为陪伴一个同修落在最后,在可以的状况下,交付给可敬的义工菩萨后,连续在天黑后越走越精力十足,不喘气,不歇一口气,带着“助人为乐”的强大精神食粮勇往直前,欢喜平静,带着回向给法界一切众生得乐的心,不知追了多少,差不多13公里左右,连跑带“飞”,战胜了怕黑,怕夜路迷茫,怕失去方向的困惑,只身到达目的地,这在以往前两年无法想像,躺在床上少许有些虚脱,渴望鼓励表扬的脆弱,却凉凉爽爽的在灯火亮堂下,分享并重新打足了我们疲累却还意气风发的自勉和共勉,坚定的动力!
   第三天在阴晴交替中,老“菩萨”的不屈不挠,新队友的不轻易放弃,第一次走的沐沐脚上的“连环泡”已经消耗着她的承受力,到达南岳,看着她忍耐的顶着痛楚却比我第一次走要坚强的多,那当时的我泪水恣意奔流的时候,她却只是默默地流着慈悲的泪水,我想发泄的时候,她却只想静静的激动,好像懂了,我们不能错过心灵的碰撞和难得的相遇,不由分说,休息不到20分钟,三天的尽力丝毫没能打垮我,背着她往电梯口上五楼,让我们倾诉又何妨,只要回归真诚,可是除了感动,我们的语言显得那样总不靠谱,原来文字与语言有时候不能承载我们内心的那些觉知!
   最后一天,太阳悠闲的散着金光,让我们终于可以对投来疑问的行人,释放骄傲“我们是从长沙走过来”的自豪,无论怎么大点声却始终不减十分的柔和,脸部的线条也是饱满光润的,尤其是七十多岁的老摄影师,鹤发童颜,精神矍铄,背着沉重的相机一直跟随在我们身后拍下我们已成历史的“亮影”,给我们精彩讲述他磨练的经历和对我们的无上支持,让我们更能贴切地了解,心灵的解脱在尘世间面对万象的承担和应变能力的重要意义,和现实中学会清除杂乱,去泥存水,真正做到悲智双运,自觉的发菩提心,走向觉他,行“菩萨”道,虽然还是套话,口号也是要喊的,只是用来在时刻提醒自己“利他至上”----无论今生还是来世,不能停止的-----成佛之路!